扫描或点击二维码
进入手机版网站

切换背景色:
切换文字颜色:
切换字体大小: 14 16 18 20 22 24

第三十一章

修音师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下去。这个连杀四人也不手软,面对十几把枪亦不眨眼的冷酷男人, 却在此时此刻哭得肝肠寸断。

笔录员一个字都写不下去了, 眼眶不知不觉泛上酸意。庄禛表情严肃, 内心却也很不平静。他没想到这桩连环*屏蔽的关键字*案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如此骇人听闻的惨剧。

宋睿摘掉眼镜, 轻轻揉捏着隐痛的眉心, 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由于犯人情绪太过激动,审讯不得不暂时停止。然而, 正在查看重要证物——也就是那本日记的廖芳和技术员,却还在继续往下翻。后面的文字记载越来越少, 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凌乱的符号、飞溅的血液、浓黑的墨点,甚至是刀割的痕迹。

死亡、恐惧、绝望、解脱等字眼交替在这些凌乱的污迹中反复出现,可见记录者的精神状态已经越来越糟糕。

廖芳和技术员的眼眶已是一片通红,鼻头也堵塞了, 不得不中途停下来喘口气。他们感觉自己不是在翻看一本日记, 而是在见证一个人的毁灭。她的身体被无情摧残, 精神被彻底泯灭,到最后已经无法再做一个人,而是沦为了别人的傀儡,甚或豢养的牲畜。

廖芳翻看日记本的手在微微发抖,作为一个旁观者, 她都能深切地体会到那种痛惜,那么身为记录者唯一的亲人,修音师又是何等的悲怆和愤怒?

不知不觉,日记本已翻到末尾, 一行扭曲凌乱的文字跃入廖芳和技术员的眼帘:【XX17年,6月17日,昨天忽然收到叶子发来的短信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,是谁告诉她的?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。她说她下周回国,想约我出去玩,还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让我不要拒绝。我该怎么办?她为什么要回来?为什么要找我?我该拒绝她吗?我能拒绝她吗?】

一串触目惊心的血点覆盖了这页纸,廖芳强忍心悸去辨认余下那些被污染的篇幅,却发现它们全都是重复的“魔鬼”二字。

魔鬼魔鬼魔鬼……历经五年沉淀,记录者似乎终于明白曾经的自己遭遇了什么,也终于认清了这个所谓的好朋友的真面目。

廖芳窒息了好一会儿才去翻下一页,却发现前后两页日记竟被浓稠的鲜血粘连在一起,翻不开了。在这一瞬间,她差点就失口说道:“后面的内容我不看了,我受不了!”但身为警察,她必须掌握并熟知所有的重要证据。

她咬咬牙,询问道:“后面这页粘住了,你有办法吗?”再开口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嗓音竟如此沙哑。

“你稍等。”技术员的嗓音也是干涩的,很快就拿来专用设备,熏湿了两张纸,然后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分开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

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
[ 章节错误! ] [ 停更举报 ]